從烏龜脫殼到「金蟬脫殼」從烏龜脫殼到「金蟬脫殼」 - 果煜法師 先從烏龜脫殼講起: 1. 命終之後因「四大分解」, 而有如「烏龜脫殼」的痛苦。 既傳言已久,乃形成兩種障礙: a.一般人本就貪生怕死,為此而更貪生怕死。 b.更形成「器官捐贈.移植」的障礙。 如為此而起瞋心,以致下墮惡道,豈非行善反墮呢? 記得,繼程法師曾為此而請教印順長老。 長教的答覆竟是:命終之後,五識即不再作用矣! 相信,慈濟醫院之所以 敢鼓勵「器官捐贈.移植」者, 必是由此而得確認也。 2. 其次,從很多命終後, 再還陽者的經歷與報告中, 都未提及有「烏龜脫殼」的痛苦階段。 a.在佛教中有《影塵回憶錄》一書, 中有倓虛大師述說他年輕時命終後, 再還陽者的經歷。 b.電銲工人的瀟灑告白:十八年後又是條好漢。 算命不如轉命小型辦公室。 法師,你的本分事已辦了了嗎? 有本分事者,即非出家人也。 大致而言,都說:命終後不久, 即像一陣湮飄出去了,身心輕安自在。 3. 再從「四大分解」來剖析: 大概是為望文生義,而把四大分解 錯認為將四大 ─ 地.水、火、風。 細細剖開,各自成推。故有如「烏龜脫殼」的痛苦。 a.事實上,命終之後最快的反應是: 「風大」不起作用矣! 何以故? 風者,動也。既不再呼吸,也不再心跳。 甚至神經的傳導作用全停矣! 如電腦,電力既盡,還能傳輸檔案嗎? 這用現代的醫學,即名之為「腦死」也。 以此對照前之「命終之後,五識即不再作用矣」, 乃能前後輝映也。 或問:既命終之後,五識即不再作用矣! 則再為之開示或助念,有用嗎? 答云:雖五識即不再作用, 然第六識、第七識仍有作用。 故開示或助念, 得以由「感應」的方式,而對亡者有助益也。 九份民宿b.其次是「火大」不起作用。 身體慢慢由溫變冷。這時間多長,也不一定。 有的人很快變冷;有的幾天後,身體猶溫也。 c.第三是「水大」的分離: 身體從浮腫,到瀾壞。 這時間就更長, 尤其會因季節.地區,而有更大的差異。 d.最後才是「地大」的分解: 筋斷.骨散,以致化為塵土。 這時間就更漫長了,一般當在幾年之後。 甚至,於西藏、於兩極,乃百年之後,猶見不化的屍體。 以上,從四大分解來剖析, 便知:因「四大分解」, 而有如「烏龜脫殼」的痛苦。唯無稽之談而已! 4. 再參照密宗的說法: 人命終後,其氣脈即漸向內攝,以歸於「中脈」。 可能在重病,甚至在衰老時,即已漸內攝矣! 而氣脈漸向內攝,以歸於「中脈」的過程。 即類似禪者,修禪入定的過程。 事實上,不要說禪定,氣得向內攝; 就是夜間的睡眠,氣也得向內攝。 否則,若憂心掛網路行銷慮.氣積頭部,便會失眠也。 因此修禪定,氣脈當攝得比睡眠深; 於死亡後,氣脈又能攝得比禪定深。 或有人問:「能否在生前,氣脈就能攝得比死亡深?」 答曰:如在生前,氣脈就能攝得比死亡深, 即能「生死自在,去來無礙」矣! 於是乎,既於命終後,氣脈能攝得比禪定深; 當知死亡後,比禪修時還輕安自在、還禪悅心喜。 云何有如「烏龜脫殼」的痛苦呢? 問曰:前既說命終之後,風大即不再作用; 則氣脈又如何能內攝至「中脈」? 答云:所謂「命終後,其氣脈即漸向內攝, 以歸於『中脈』。」殆是指「細身」之分離也。 這也就如密宗所說:人於生前,即有粗身與細身。 粗身者,即四大和合的身體, 細身則蘊於身中。 待命終後, 婚禮顧問 細身即帶著業識出竅,而變成「中陰身」矣! 如何確認有「細身」的存在? 以無形的業識,必寄託在有形的質體中, 故業識離身時,必有其寄託的有形質體。 且這有形的質體,必在生前即已存在; 並與業識不斷地在互動也。 然雖有細身,卻不會有「觸覺」的痛苦! 小結:命終之後,不會因「四大分解」, 而有如「烏龜脫殼」的痛苦。 5. 然而我也非完全否定, 有如「烏龜脫殼」之痛苦。 何以故? 因為如此之痛苦者,當是在生前, 尤其是在「臨命終」時, 而非在命終之後。 6. 云何在「臨命終」時, 會有如「烏龜脫殼」之痛苦? 乃為「放不下」, 而拼命掙扎、對抗也。 且這「放不下」, 又可分為眷屬和亡者。 7. 如眷屬於亡者「臨命終」時, 悲泣哀嚎: 『你走了,留下我們該怎麼辦?』 則亡者當更「放不下」爾! 或眷屬忙著持咒、誦經,酒店打工 祈求「臨命終」人, 能消災免厄.延年益壽。 則也會對應於亡者的「放不下」。 當然是否「放不下」? 主要在於亡者的知見與心態, 而非眷屬們。 然世間人,多是彼此眷念牽掛的! 8. 所以是孝順?非孝順? 不能用「世俗」的標準, 而是當用「解脫」的知見! 否則那些悲泣哀嚎者.持咒誦經者, 還會自以為很孝順。 然從「解脫」的知見來看, 不只是愚痴,且更殘忍。 9. 故就眷屬而言, 當一方面規勸亡者,早點放下。 一方面承諾: 我們不只當「自求多福」地活下去; 且你未竟的志業, 願儘心儘力地去繼承.光大。 你愈早承諾,他才能愈早放下。 當然也得看承諾者,有沒有這個能耐? 否則雖阿斗再三承諾, 而未得孔明之輔佐, 劉備還將死不瞑目也。 如何能「金蟬脫殼」: 10. 至於亡者的「放不下」,云何對治? 這可分「戒.定.慧」來研討: a.慧者,西服 首先從研經習論或聽聞佛法中, 肯定「諸行無常.生死如幻」。 次者,乃知「兒孫自有兒孫福」,而不必太操心。 三者,此生已儘心儘力。未來者,唯歸諸「法界因緣」。 b.定者, 最好在生前,就已有將氣攝入中脈的體驗。 則命終後,乃如老馬識途,輕鬆到家。 就算雖修禪定,而未有將氣攝入中脈之體驗者。 亦離家不遠,而能歸去來兮,輕鬆上路。 c.戒者, 在平日即應養成「今日事,今日畢」的好習慣。 不要事事施延,甚至尾大不掉。 如果是短時間不能完成者, 亦得作好「隨時交接」的準備。 最好是能交接者,即作交接。 而非等到臨命終時,再一起交接。 若是更大的事業體, 則最好是以「團隊合作」的方式,來經營管理。 且團隊中的成員, 更能於權力、資訊和技術中,互通有無。 則任何人走了, 團隊中其他人,皆能隨時遞補, 而不必擔心會有「青黃不接」的困房屋二胎境。 事實上,一般人的待人處世,即非如此。 或小事施延,或大權獨攬, 或當交待者不及時交待,或能交接者不趕快交接。 或怕財產分光了,即變成乞丐; 或恐權力轉移後,即變成平民。 或懼技術公開後,即一邊涼快去也。 故都有「留一手」的習慣。 於是到臨命終時,云何能說放就放呢? 不只當事人放不下, 他周邊的眷屬.員工也都放不下。 最後唯有以悲泣哀嚎或持咒誦經, 來增加臨終者如「烏龜脫殼」之痛苦。 11. 因此要如「金蟬脫殼」的飄逸.爽快,絕非待臨命終時,再來努力,即可證得;而是要在平日就作好準備的功夫。 12. 至於臨命終時,則以氣脈漸向內攝, 以歸於「中脈」的力勢。 乃更能幫助亡者,去放下、去修觀。 (修觀的方法,下次再談。) 13. 於是乎,心法的捨離與脈向的趨勢, 乃相得益彰。 不只於內攝的過程中,能過關斬將, 且如順水行舟般地迅禮服捷了當。 14. 這迅捷了當的程度, 用「金蟬脫殼」還不足以形容之。 我且用「飛龍在天」來形容吧! 不信,請看禪宗史上 那些「坐脫立亡」的公案: 《天童正覺禪師》 師住持以來,受無貪而施無厭。 歲艱食,竭己有及贍眾之餘, 賴全活者數萬。日常過午不食。 紹興丁丑九月,謁郡僚及檀度, 次謁越帥趙公,與之言別。 十月七日還山,翌日辰巳間, 沐浴更衣,端坐告眾。 顧侍僧索筆作書遺育王大慧禪師, 請主後事。 仍書偈曰: 「夢幻空花,六十七年。 白鳥煙沒,秋水連天。」 擲筆而逝。 《五臺隱峰禪師》 將於金剛窟前將示滅, 先問眾曰: 「諸方遷化,坐去臥去,吾嘗見之, 還有立化也無?」 曰:「有。」 師曰:「還有倒立者否?」 曰:「未嘗見有。」 師乃倒立而化,亭亭然其衣順體。 時眾議舁就荼毗, 屹然不動,遠近瞻睹,驚歎無已。 師有妹為尼,時21世紀房屋仲介亦在彼, 乃拊而咄曰: 「老兄,疇昔不循法律, 死更熒惑於人?」 於是以手推之,僨然而踣, 遂就闍維,收舍利建塔。 15. 如虛雲老和尚於雲門事變中, 轉念即到「兜率天」。 16. 總結:我們既學佛,又修禪; 當以「龍的傳人」而自期許。 就算臨命終時, 猶不能證得「飛龍在天」; 至少也得似「金蟬脫殼」般地 飄逸.爽快。 17. 其實, 我的意思不是說:大修行人, 才能似「金蟬脫殼」般地飄逸.爽快。 而是「放得下」者,即能也。 至於大修行人,乃「飛龍在天」也。 18. 然多數人, 竟以龜子龜孫而失志喪氣, 並擔心會有如「烏龜脫殼」之痛苦。 然而這不是想想、說說,即可了得; 而是當於日常生活間, 即去努力修行.證得也。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小額信貸
創作者介紹

陳冠希

wb80wbzfz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