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4版
  公安部、外交部等四部門10月10日聯合發佈的《關於敦促在逃境外經濟犯罪人員投案自首的通告》稱:12月1日前自首可減輕處罰。如今這最後時限已過。據記者不完全統計,自“獵狐2014”行動開展以來,抓獲的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至少達335人,其中自首人員至少154人。
  一周之間抓獲41人
  7月22日,公安部啟動“獵狐2014”行動,此後不斷發佈階段性“戰報”。最近一期“戰報”是11月17日,通報稱,至17日,從美國、加拿大、西班牙等56個國家和地區抓獲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288名。而據央視11月30日報道,其自公安部獲悉,截至11月24日,自57個國家和地區抓獲的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已達329人。上述兩組數據表明,11月17日至11月24日一周之間,就抓獲了41名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
  浙江抓獲43人居首
  25個省區市也通報了“獵狐2014”行動的階段性成果。據不完全統計,截至12月1日,抓獲的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數量至少已達335人,其中至少有154名投案自首人員。
  “戰報”顯示,浙江抓獲人員數量最多,高達43人;其次是廣東,42人。據不完全統計,抓獲人員中潛逃十年以上的超過20人,其中潛逃時間最長的為16年,如陝西警方抓獲的騙貸500萬元的嫌疑人何某,潛逃時間就已達16年。
  追問
  我國到底有多少人在逃?
  近30年4000人攜走資金500多億美元
  我國到底有多少名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對此官方沒有發佈最新數據。據中紀委2010年發佈的數據顯示,近30年來,外逃官員數量約為4000人,攜走資金500多億美元,人均約1億元。中國社科院2011年的一份報告顯示,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包括“裸官”在內的各種貪官等有1.8萬人外逃,攜帶款項8000億元。
  近年來,紀檢監察、檢察、公安等機關均將追贓追逃作為重點。據公安部發佈的數據顯示,2013年,公安部也曾推出境外緝捕專項行動,共抓獲151人。而自2008年至本次“獵狐2014”行動啟動之前,先後從54個國家和地區抓回經濟犯罪嫌疑人730餘人。數據表明,本次“獵狐2014”行動4個月的戰果,相當於去年的兩倍多;占過去5年的近一半。
  分析
  逃亡路線———滲透到世界各地
  各省份的追逃路線表明,外逃貪官的逃亡路線已經滲透到世界各地。不僅包括美、加等外逃貪官的“天堂”,還有越南、老撾等東南亞國家,更有安哥拉、埃及等非洲國家。另外,墨西哥等美洲國家、阿聯酋等阿拉伯國家、斐濟等太平洋島國均有外逃貪官涉足。有的外逃貪官還在多個國家輾轉。如自首的山西11億特大金融詐騙案嫌疑人朱某,逃亡十年,輾轉了十幾個國家,“剛開始去了非洲一個島國,待了幾天后因為覺得不安全,又選了個跟中國沒有建交的國家,叫斯威士蘭。”朱某交代。
  追逃方式———勸返成“第一選擇”
  各省份的“戰報”披露了追逃方式、追逃成本等細節。湖北的“戰報”稱,“由於海外追逃成本較高,按公安部要求,針對每名海外逃犯要預備數十萬元工作經費。為了節省費用,辦案單位往往將勸返作為第一選擇”。
  “勸反”多通過潛逃人員的親屬發揮作
  用。例如重慶公安機關發佈的信息顯示,涉嫌詐騙的嫌疑人明某冒充其哥哥身份潛逃出境。重慶警方從明某最信任的哥哥入手,向其講解國家政策,並通過他向明某帶話,明某最終回國自首。
  ■延伸
  海外逃犯們怎麼生活?
  “獵狐2014”行動辦案人員曾透露,有“狐”見到公安人員後,是非常亢奮的狀態,拉著公安人員講了許多家鄉的事情,直言在海外真不是人過的日子。外逃嫌犯在國外到底過著什麼樣的日子?
  給包工頭當車夫
  據《人民日報》報道,河南開封人李某因涉嫌經濟犯罪,2005年外逃至阿爾及利亞。李某在被遣返後稱,“剛到國外,水土不服,經常生病,夜裡常噩夢連連。後來找到了一份工作,給當地一個建築工地的包工頭開車,過起了車夫的日子。”
  有孝感籍經濟嫌犯也在回國後自述,外逃後,在國外餐館刷盤子、洗碗,受人欺負,卻不能跟人爭吵,“因為沒有身份,別人隨時可以告你”。
  在南非買別墅差點被綁架
  山西外逃10年的兩名嫌犯孔某和朱某11月1日對央視講述外逃生活。據兩人自述,外逃後去哪個國家都是以旅游的身份去,最多待一個月就得換地方。好不容易到了南非,花一百多萬美金在比勒陀利亞最豪華的小區買了一棟別墅,想要在南非定居,卻遇到綁匪入門綁架。綁匪未找到兩人,最終綁走司機,並殺死司機。兩人只好逃出南非,繼續流亡生活,最終被勸返歸國時身上只剩1萬餘元。
  外逃的陳某回國時,身上到處長著包,他說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卻不敢去看醫生。“上次肝炎,花了5萬多美金。”陳某也不敢跟家人聯繫,“因為女兒本身很優秀,中國名牌大學畢業的研究生,有很好的工作”,他不想讓女兒知道自己是犯罪出逃國外。
  每天吃一碗方便面度日
  安徽蚌埠的王某因涉嫌非法集資外逃泰國,在泰國其銀行卡被凍結,身上現金越來越少,最後只能每天吃泡麵充饑,每天只吃一碗方便面,也不敢出門。辦案人員稱,抓到他時,他身上僅剩6000餘泰銖,折算人民幣1200塊錢。辦案人員從他屋內發現記著騎行路線的筆記本,王某打算從泰國騎行到緬甸,再從緬甸偷渡回國。
  “獵狐2014”辦案人員還從泰國勸返涉嫌經濟犯罪的張明一家三口。張明的妻子介紹,外逃中全家人吃了四個月的黃瓜,“中午拌黃瓜,晚上又拌黃瓜,不捨得買菜。”張明的女兒也哭訴,“每天都吃黃瓜、青菜,語言不通,我很想我朋友,我每天吵著要回家。”
  ■觀察
  下一步如何“獵狐”?
  自首大限結束後,外逃經濟嫌犯將如何處置?北京師範大學國際刑法研究所所長黃風、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等研究跨國反腐的受訪專家認為,目前“內打虎”、“外獵狐”的反腐總態勢已經形成,跨國追贓等此前困擾跨國反腐的難題也已取得重大突破,“中國和加拿大即將簽署的‘分享和返還被追繳資產協定’將帶動跨國反腐進入新階段”。據瞭解,資產分享協定已被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列為工作重點。下一步,該辦公室將建立與有關國家的反腐敗執法合作機制,加快引渡條約、刑事司法協助條約、資產分享協定等的談判、締約、履約進程。 綜合《新京報》等
  (原標題:自首大限過“獵狐”已抓335人)
創作者介紹

陳冠希

wb80wbzfz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