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報記者 張林 甘韻儀
  17日,廣州市政府常務會議新聞發佈會通過了《廣州市義務教育階段公辦小學午休和課後托管服務財政補助辦法(試行)》(下稱《辦法》),明確從廣州市停止收取小學生午休管理和課後托管費開始計算,即2014年9月,午休和課後托管服務進行財政補助,補助標準分別為每生每天2元,按照公辦小學實際參加午休和課後托管的在校學生數和天數計算。
  《辦法》明確,補助資金用於發放參與托管服務的在校教師補貼和向社會聘請人員的勞務費,在編在職教師的補貼納入績效工資管理,併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財政部門據實核定增加績效工資總量予以解決。
  並且,根據《義務教育法》關於“義務教育實行國務院領導,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統籌規劃實施,縣級人民政府為主管理的體制”的規定,補助資金由同級財政負擔。
  疑問1
  補助標準是否夠用?
  廣州市教育局局長屈哨兵指出,《辦法》目前只是試行,是否能滿足需要,要在運行一段時間後,根據運營的情況才能做評價。2元標準的測算,是通過對比課後和午休托管所產生的最低標準人力資本投入測算,包括教師、門衛和相關的防護措施。“事實上,我們認為這個標準是偏低的。”
  至於每年財政對這方面的補助數額,屈哨兵指出,由於每一個區、每一個學校的學生構成不一樣,明確的數據也需要運行之後才能得出。“我們在初步調查過程中,(需要在校午休或課後托管的學生)數據在各個學校的比例,大概是30%,相信補助辦法出台之後,會有一定程度的上浮。”
  疑問2
  學生“迴流”怎麼辦?
  屈哨兵對此特別提醒家長,要非常理性地看待午休和課後托管政策的出台。“因為義務教育階段的整體原則是‘就近入學’,它的邏輯前提和邏輯結論就是孩子們可以在非上學時間離開學校,回家休息。”並且,他強調,如果所有的孩子留在學校午休和課後托管,這對義務教育階段的小學將是不堪重負的。
  如果在政策出台後,確實有一些家長因為工作太忙的原因,想將孩子放在學校午休或者課後托管,屈哨兵引用了此前廣州市副市長王東的建議:如果出現資源確實不足的話,學校可能會根據路程遠近,以及學生本身的家庭情況進行評估,把機會留給那些更有需要的同學。另外,屈哨兵指出,在補助辦法下達之後,要求各區(縣級市)就實施過程中的具體問題未雨綢繆,做好相關的方案。
  疑問3
  已取消午休的學校怎麼辦?
  《辦法》指出,廣州市向提供午休和課後托管服務的公辦小學(含特殊學校小學階段)給予財政補助,那麼對於那些已經取消了這項服務的學校是否鼓勵再設該項服務?
  “任何只要是有午休和課後托管的公辦小學,政府財政都一定會提供相關的財政補助費用,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屈哨兵說。但是否採取鼓勵或者強制性措施,要求已經取消的學校恢復午休和課後托管,屈哨兵並沒有明確表示。
  同時,根據他所瞭解,廣州市、區(縣)小學實行了無縫連接,到目前為止,屈哨兵還沒有收到因為取消午休和課後托管的收費之後,相關學校不再進行午休和課後托管服務,隨著補助辦法的出台,將會進一步完善午休和課後托管的管理。
  疑問4
  學校場地不足怎麼辦?
  屈哨兵指出,確實有一些學校在場地方面存在不足,因為義務教育階段的學校並非是按照住宿學校建立的,這是目前面臨的矛盾,這也是提倡就近入學的原因,日後將會進一步完善午休和托管服務。
  疑問5
  老師休息怎保證?
  屈哨兵說:“我們也發現網上有一些老師,對8小時工作之餘是否有承擔午休和課後托管工作義務的問題有一些看法,我們的總體評價是,作為基礎教育階段的人民教師,在孩子教育過程當中,99%以上的老師對這個問題都能夠正確對待。事實上,在這次補助辦法沒有確定的情況下,我們小學老師的表現非常出色、非常優秀,我得代表廣州市的孩子們謝謝我們的小學老師。”
  疑問6
  是否會補貼民辦學校?
  屈哨兵透露,關於民辦義務教育階段小學的午休和課後托管問題,這次常務會議也進行了討論,有調查顯示,已經有相當一部分民辦小學將午休和課後托管費用納入到辦學成本,收取了費用。如果沒有將午休和課後托管按每天各2元的費用納入成本,屈哨兵建議可向物價部門進行申報。
  張林、甘韻儀  (原標題:公辦小學午托學生)
創作者介紹

陳冠希

wb80wbzfz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